骑手的诞生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18 07:31
  • 人已阅读

作者:董华峰我的家在甘南的卡加道牧场,那边有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场和白云蜂拥着的山峦。我经常喜欢一个人站在山顶上看天,看地,看星星点点散落在草地上的清闲的牛羊,看好像一伸手就可以摸到的太陽。这时,我心中经常升起许多奇异的空想。这些空想虽然不脱开我无限的生活空间和生活内容,但它总让我产生一种想要长出同党翱翔的巴望。不人知道一个孩子站在山顶上看天的感觉,那是一个人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瞭望和最后的孤傲。我的冗长的童年等于在这类难以捕获的、等候什么的表情中渡过的,而在这一天一天昏黄的等候中,最大白的等候等于在等父亲回家。父亲总在我看不见的处所踏马返来,我想,阿谁看不见的处所必然有许多精彩的货色吸收着父亲和骑手们。那些精彩的货色是什么?我不知道,我惟独一遍遍凭着我无限的想像力去描画,直到有一天,远远看见父亲混身披挂着五颜六色*的哈达一路欢笑走来时,我好像大白了,做一名优良的骑手是一个草原少年通向未知世界的第一步。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摊开父亲的手臂独自骑在马背上的感觉。惊慌中,我好像一下子站到云端。穿过云层,我看到了远在视线以外的一切,那是在我少年的梦境中屡次出现的瑰丽景色。我好像等于在那一刻长大的。父亲永恒都是最棒的。他在即刻奔腾的雄姿是我心中最富激*情的奔腾。光阴像头顶上游动的白云,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成一种影象。我终于可以

呐喊像父亲那样策马游缰,往来来往如风地在草原上自在驰骋了。父亲告诉我,雄鹰在蓝天上展翅翱翔,骑手要在跑马场上证明自己。我冷静发誓,我要像雄鹰那样长出同党,我要在蓝天上翱翔!我日夜神驰的跑马的壮景就在面前,但它在庄严、庄严远远超越了我的想像。场面宏大,竞争剧烈的跑马场对骑手来讲,就像一壁低垂的旗号,摇动着骑手心中倔强的英雄主义的激*情。看着骑手们一个个像风同样在草原上疾驰而来,那踏踏而去,渐行渐远的马蹄声好像我剧烈的心跳,我就要上场了,一个藏族少年久长的梦境就要完成了。我们穿行在人们关注的目光中,就像是穿行在一条不终点

杞人忧天的光阴的河道里。我赛程的终点

杞人忧天等于我那布满期待而又孤寂的童年。阿谁曾经鹄立在山头满怀向往的少年,好像就站在赛场的前方在声声召唤。这是我生命真正的终点

杞人忧天,也是我起飞的开始。我以最精彩最活跃的表示证明了自己。当我再次站在卡加岛的山顶上瞭望远方的时分,那种在时光中穿行的感想又一次扑面而来。远方是一条不尽头的路,在这梦境之路上,必然又会有更多超越我想像的五彩斑斓的景致。与之比拟,童年的迷茫、少年的神驰都变得悠远而模糊了,它们只是我成长所一个个驿站。我想,要成为一个人生赛场上永恒光辉的骑手,在长久

短少的停息之后,我必需重新上路,走向愈加迷人的远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