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望都村民自发集资近2亿建鲁班文化园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19 11:07
  • 人已阅读

分手的结晶?英“脱欧”或催生“欧式英语” 瑞典言语研究人员以为,英国“脱欧”后,一种合乎欧洲海洋社会文明需求的英语新版本――“欧式英语”将应时而生。 材料当地时间2017年5月7日,英国多佛,一名陌头艺术家班克西创作了一幅画,画面中一名工人正从欧盟12星旗号上抹掉一颗星,寓意着英国将脱离欧盟。 印度报业托拉斯24日报导,瑞典耶夫勒学院马尔科・莫迪亚诺博士在一篇论文中提出,英国“脱欧”也许催生“欧式英语”,由于届时欧洲将无人捍卫英式英语。 “毫无疑问,英国脱离欧盟将标记着英语言语开启新时期,”莫迪亚诺说。 英国“脱欧”后,欧盟内以英语为母语的住民仅剩约500万,占总人口比例约1%。莫迪亚诺以为,这意味着“维护英式英语布局完整性的事情将无人承担。” 英式英语一方面面对来自美式英语的应战,另一方面受到欧洲以英语为第二言语者的打击。后者愈来愈多赋与英语本土化特征。 莫迪亚诺说,“讲英语的欧洲人已经出现生长自身辞汇、短语以及讲话体式格局的迹象。” 比如,在辞汇方面,欧洲人用欧盟委员会总部所在的贝雷蒙大楼Berlaymont默示“官僚主义”bureaucracy;“情况”一词用“conditionality”,而不是“conditions”。 在语法方面,如果说“我来自西班牙”,欧洲人用“I am coming from Spain”,而不是“I come from Spain”。 在拼写方面,欧洲人或者会决定运用美式英语拼写法。依照莫迪亚诺的说法,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中大约70%运用美式拼写,占网络支流。“可想而知,美式英语的拼写零碎也许更加适用”。 莫迪亚诺的论文登载在《全国英语》杂志上。陈丹微特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