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月亮忘记了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6:01
  • 人已阅读

  

  A、爱情光

  

  有时候,爱情是一束光,瞬间可抵。就像那天,小米的电话打进来,只一个简单问句,杜朗心底便迸出零星点点。

  

  你是天天吗?她声音甜而糯,带几分胆怯,像一粒融化的奶糖,隔了遥远的声波给他从头到脚的温存。

  

  哈,我正是天天,你是谁呢?女孩不理会他的问题,继续认真说着:你到海边灯塔下面来找我吧。然后就挂断。

  

  杜朗曾养过一只叫天天的小狗,他拍了许多它的照片,每天在微博上更新。后来天天长大,叫声大得惊人,被母亲接去乡下了。所以,女孩问他是不是天天,他以为是哪个女网友在开玩笑。

  

  那天,杜朗在海边见到了那个女孩。不用问,他便知道是她,一定是她。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只一眼,就爱上了。

  

  她穿椰壳色的长裙子,纯白的脸,深黑的眸,长发被海风吹散,女神一样美。她玉笋一样的手臂抬起、张开,像一只腾飞的白鸽,扑通,扑通,飞进他心窝里。

  

  B、骗子

  

  有时候,爱情又是淬火般的温度,转眼变成冷硬的金属。

  

  杜朗把女孩揽在怀里,想起他还不知道她是谁。他抚着她的长发问她名字。她却突然从他怀里抽离了自己的身体,大叫着:你不是天天?你是谁?你为什么骗我?

  

  一个美丽女子,一场完美邂逅,来不及回味,他就从情人变成骗子。这个女孩,杜朗叫她小米。因为她疯狂地热爱台湾画家几米。她有他的全部画册,她模仿他的风格画画。还有那些月光流离的夜晚,她站在阳台轻声朗诵几米的文字:记住的,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/我守护如泡沫般脆弱的梦境/快乐才刚开始,悲伤却早已潜伏而来。

  

  最后那一句,似一把木槌敲在杜朗心上。即便他的心是长满锈疮的旧钟,也会千般响,万般疼。他们的爱情脆弱如泡沫,快乐才一天光景,悲伤却从几万光年之外潜伏而来。他的悲伤是他不叫天天,她的悲伤是她忘记了全世界,唯独记得天天这个名字。

  

  C、小米

  

  小米的故事任谁听了都难以接受。杜朗迟疑了很久,甚至怀疑她是骗子或疯子。他把和小米之间的点滴一遍一遍过滤,最后她孩童般的眼神让他相信了。

  

  小米是个失去记忆的女子。一个月前她在医院里醒来,不认得面前任何一个人,也不记得自己是谁。她只记得昏睡时就一直念着的名字,天天。她说天天一定是他的爱人,他们一定很深刻地爱过。可她记不起他的样子、他的声音以及他们的故事。

  

  家人对她说根本没有天天这个人,她以前并没有男朋友。小米不信,她认定他们有事瞒她。于是,她开始寻找天天。她把0到9这些数字有序排列出无数个8位号码,一次次拨出去,直到杜朗在电话里说:我正是天天。

  

  小米走了,头也不回地从杜朗家冲出去。他站在阳台上看见她边走边哭,泪水一波一波涌出,消瘦的身体都被泪水浸湿,薄得像张纸。

  

  D、暂别离

  

  想念的夜晚,杜朗常喝得酩酊大醉。母亲骂他:她就是个女鬼,吸你一口血还不够啊,难道要连命也给她?

  

  是啊,连她都忘了自己是谁,我又去哪里找她?杜朗这样想着,最后一次去灯塔下吹海风。他是在海边遇见小米的,再将这段记忆还给大海吧。灯塔顶端的光束来回拍打海面,沿那些光看去,每一处都不平静,如他心底紧锣密鼓的思念。

  

  从海边回来,一进楼道便望见小米。她仍穿那件椰壳色长裙,裙摆上的擦痕露出凌乱的线头。人总是战胜不了欲望。只一刹那,小米就再次将他的爱火点燃。从此,再也无力控制这火势,任它在寂寞年华里“噼啪”作响,烧成一片火海。

  

  小米说:我找不到天天。杜朗就明白了,这女子比他还痴。为摆脱家人控制,她从家里偷跑出来,住25块一晚的小旅馆,每天把电话从早打到晚。旅馆里进了贼,抢走她所有的钱和物品,只剩下几本漫画。她走投无路,又不愿回家,只好来找杜朗。

  

  E、月亮忘记了

  

  从此,小米每天枕着杜朗温暖的手臂一觉睡到天亮。他们不曾得到对方的身体,只是静静躺下,拥着彼此入睡。杜朗说等小米想起天天,再把他忘记时他再要她。

  

  然而,没有爱欲充斥的夜晚是不完整的。小米在许多个不圆满的夜做一个又一个圆满的梦。木地板擦得锃亮,她坐下去,摊开漫画。故事新鲜好读,一页一页翻过,碰到喜欢的章节就停下,想不起前面的故事又再翻回。她说,如果人生也能如此多好。

  

  杜朗拿过她刚看完的那本《月亮忘记了》,作者几米。画册扉页这样写道:这是一本关于记忆和遗忘的书……杜朗看到是一则童话,讲的是月亮失忆落到水里,被小男孩救起,他们从此成为好朋友。后来月亮渐渐长大,恢复了记忆,却再也不能回到男孩家里了。

  

  小米问杜朗,你说,如果月亮不恢复记忆是不是更好,这样他就不会和男孩分别了。

  

  那天杜朗的心其实很脆弱,像胀到极致的气球,一粒尘埃便可刺破。可他还是笑着对她说,别胡思乱想了,哄小孩的故事。既然你这么想做小孩,明天带你去海上乐园吧。

  

  F、想起了

  

  海上乐园里风很大,却不凉爽。

  

  杜朗和小米去玩水上滑梯。杜朗亲手为她系上橙色救生衣,小米看到救生衣的一刹那,眼睛瞪得很大。然后他们从滑梯顶端出发,在回形梯板上兜兜转转,最后“嘭”的一下落进海水里。

  

  从海上乐园出来,小米就不说话了,低着头,似乎有心事。

  

  夜晚,他们又并坐在地板上看漫画。窗外有闪电划过,接着一阵惊雷,杜朗朝窗外看了一眼,回头却迎上小米湿凉的嘴唇。仅一秒钟,他的坚守隐忍便溃败了。他抱紧她,含住她的嘴,那两片快乐的小红帆被他驾驶着,呼吸、抖动、翻腾……身体瞬间饱满起来,像高高悬起的风帆,亟待一次乘风破浪的远航。

  

  瓢泼大雨从窗子里灌进来,地板上蜿蜒出一条小河。他们不去理会,像一对刚刚苏醒的响尾蛇,在干渴的沙漠里舞蹈。相拥,相守,抵死缠绵,抵死快乐。夜晚就这般耗尽。

  

  那夜,是他太过沉醉,竟未曾发现她脸上的泪。第二天杜朗醒来,小米已经走了。后来的日子,他翻遍整座城也未得到一丝线索。小米就这样消失,仿佛一阵风消失在风里。

  

  杜朗病了很久,才渐渐接受这个事实。可是,夜晚,月亮升起以后,思念便野草般疯长,她是荒芜到天边的一株。他一遍一遍翻看小米留下的那本《月亮忘记了》。

  

  暴风雨来了,男孩忧伤地问。你还想听听伞下的雨声吗?月亮点点头。他替月亮撑起一把伞。雨,滴滴答答地敲出轻快的旋律。

  

  小米,你去了哪里?你那里下雨了吗?

  

  G、天天

  

  小米的家在不远的岩城。杜朗得到这个消息时快乐得像只燕子,恨不得堂前几度盘旋。

  

  他是意外间在旧报纸上看到小米的事。报纸日期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到她。上面有一则寻人启事,黑白照片上的小米光彩夺目。

  

  杜朗按照报纸上的联系方式找到小米家。她母亲一直哭,说不能让女儿再受刺激了。她告诉杜朗,天天不是别人,正是小米。

  

  天天和男友唐昊都酷爱探险旅行。大约半年前他们去了九江附近的一个大峡谷。那里不是成熟旅游区,居民也不多,当山洪袭来时没有任何人听到他们呼救。大水漫过山底的沙石草木,他们紧紧抱住一棵大树。天天的包被水冲走,唐昊拿出自己包里的救生衣,拼尽全力给她穿上,接着他就被迎面赶来的浪带走了。天天亲眼看着唐昊离自己越来越远,他不停地叫着,天天,天天……

  

  医生说,大概是天天昏迷前一直有人叫她的名字,刺激到她,苏醒后才只记得这些。

  

  杜朗突然想起那天在海上乐园,他给她穿救生衣时,她的表情那样惊恐,接着又复杂起来。

  

  杜朗明白了,是那件救生衣唤醒了她的记忆。她忘不了唐吴,却也爱着他,所以她给他身体,却又在第二天离开他。

  

  H、百合香

  

  杜朗对天天的母亲说,他能找到她。他有把握,她一定在那里,守护那个为她付出生命的人。

  

  从岩城到九江,坐了十二小时硬座,再步行十多里山路,杜朗来到大峡谷。他在附近村子打听到,三个月前村里来了个漂亮的外地女孩,来支教的。

  

  见到天天时,她正给孩子们上课。白嫩的小手像一枚菱角肉,握着粉笔在黑板上沙沙地写字。见了面,他却忽然不知从何说起。她有些惊讶,接着温情在脸上化开,又带几分凄凉,仿佛在秋雨中瞥见最后一抹绿。

  

  最终还是她先开口,她问他,你还记得月亮和小男孩的故事吗?月亮恢复记忆,离开男孩的家,从此再也不属于他一个人了。杜朗明白了她的心,他红着眼眶跟她说再见,心里瞬问筑起一座蜂巢。

  

  他们最后的相守,是她送他去车站。阴天的夜晚,星光暗淡,月亮模糊成硬币大小的白色湿晕,像她脸上一滴泪。杜朗,对不起。他从车窗望着月台上她的背影,离自己越来越远。闭上眼睛,他想象天天望着唐昊离去时的情形,一个人喃喃道,也许我们只是需要时间。

  

  那天,一列从九江开出的火车上,刚一启动便有个疯狂的乘客开窗跳车。月台上一个女孩也听到了惊呼声。她回头看到一个人影朝自己奔来,等她叫出他的名字,那人影已把她紧紧包围。

  

  是杜朗又想起那个故事的结局:月亮虽然不能回到男孩家里,男孩却可以跟着月亮升到天空。书里作者这样写道:月亮轻轻地转动,男孩慢慢地睡着,梦中依稀闻到淡淡的百合花香。

  

  他们散步回村里,天渐渐晴了,澄黄的月亮从雾里跳出来。他问:你有没有闻到一阵百合花香?她笑得像朵花开:傻瓜,这季节山里哪有百合花呀……

上一篇:别等错过,再抱紧她

下一篇:没有了